广告位

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永乐国际 >

永久自行车难永久:净利亏损六千万 受共享单车

2020-04-22 18:27永乐国际 人已围观

简介原标题:永久自行车难永久:净利亏损六千万,受共享单车倒闭潮冲击,转行风能发电多年未果 20世纪70年代末期,自行车、缝纫机、手表是著名的三大件,那个时候,要是能骑上一辆...

  原标题:“永久自行车”难永久:净利亏损六千万,受共享单车倒闭潮冲击,转行风能发电多年未果

  20世纪70年代末期,自行车、缝纫机、手表是著名的“三大件”,那个时候,要是能骑上一辆“永久牌”自行车,定能一路风光无限。然而40年过去了,“永久牌”的神话也似乎未必能“永久”了。

  4月18日,生产“永久牌”自行车的上市公司中路股份(600818.SH)发布2019年年报,2019年公司实现归母净利润-6303.3万,上年同期为506.8万元,未能维持盈利状态。

  此外,中路股份还公告称拟非公开发行股票,募集资金总额预计不超过95000万元,投入到100MW高空风能发电项目,本次发行完成后,公司的主营业务将延伸至高空风能发电领域。

  也就是说,即便目前从业务结构来看自行车业务仍然占据公司业务的60%,但中路股份仍然在积极寻找新的突破口,试图转行创造新的盈利点。公司称,此次募投项目的建成将成为未来全面实现公司战略转型和业务发展目标的重要基础。

  4月20日,《华夏时报》记者针对公司净利润亏损及新项目等方面的情况询问中路股份,但截至记者发稿没有得到回复。

  4月18日,中路股份披露年报显示,2019年实现营业总收入5.8亿,同比增长10.58%;实现归母净利润-6303.3万,同比减少 1343.79%,未能维持盈利状态。2019年,公司毛利率为13%,基本维持上年水平,净利率为-13%,同比降低12.1个百分点。

  从业务结构来看,“自行车”依旧是中路股份营业收入的主要来源。报告显示,“自行车”营业收入为3.8亿,营收占比为64.6%,毛利率为11.2%。

  事实上,近年来共享单车让曾经的飞鸽、永久、凤凰三大老牌自行车厂都美美赚了一回“快钱”,但是自从倒闭潮之后,老牌自行车厂受到了一定程度的冲击。

  共享出行业内人士郝子瑜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分析称,比持续实际亏损更严重的是,公司自从传统自行车业务受到冲击之后,似乎始终未能找到保证正常盈利的业务。

  而中路股份的股价也似乎随着老牌自行车的没落一路下行,自2015年以来,中路股份已经跌去75.79%,目前报10元/股。

  上述业内人士告诉《华夏时报》记者,从品牌的角度而言,共享单车将自行车产品粒子化、同质化的特点,对传统自行车品牌,却无疑是毁灭性的打击。在使用场景中,人们只看到车子,看不见是什么品牌。如今,共享单车资本泡沫刺破,让传统自行车厂们不得不面对更多的风险

  但据中路股份公告,在共享经济方面,公司于 2009 年就已开展公共自行车租赁业务,以成套租售和租赁运营服务等方式经营,租赁运营服务可分为按年向政府交通管理部门收取租金或向使用者按次收取租金。

  即便如此,仍然难抵亏损,本报记者关于年报亏损问题的采访,中路股份也迟迟没有给到回复。

  中路股份在相关公告中表示,目前公司主要生产经营“永久牌”自行车和“中路牌”全自动保龄设备,近年来, 公司在两轮车产品和康体产品等传统产品领域经营业绩较差,发展遭遇瓶颈。

  事实上,出了占比较多等自行车业务,中路股份还有其他领域的业务情况,例如中路股份参股公司英内物联主要从事 RFID 铝蚀刻天线、标签和智能卡的研发、生产和销售,另一家参股公司中路实业则是主要从事于保龄球设备及其相关产品的研制生产销售、保龄球场馆的建设与经营等。

  此外,高空发电也是中路股份很早就已经开始投入的项目。参股公司高空风能主要从事于能源技术研究、技术开发服务,注册资本为1.7亿元,总资产为5792.25万元,净资产为-1428.72万元。

  《华夏时报》记者了解到,2014年,中路股份通过股权受让并增资,合计出资超过7000万元,将公司实控人陈荣旗下的高空风能公司买入,当时高空风能公司持续亏损,并没有收入。而当时的中路股份年末货币资金刚过亿元,短期借款超过2亿元。

  但中路股份认为,这一家公司是国内唯一从事300米-10000 米高空风能发电技术研发、发电系统设计和高空风能发电站建造等业务的企业,开发并掌握最前沿发电技术——“天风”风电技术。

  4月21日,新能源领域独立分析师张雨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高空风能是真正的清洁能源,高空运行,地面无噪音,发电过程不会对周边环境造成任何影响。我国目前用于发电并已经形成规模和产业的新能源主要包括风电、水电、 核电等发电方式,风电和太阳能等清洁能源投资及装机容量不断上升。

  数据显示,我国 2019 年电源基本建设投资完成额 3139.00 亿元,其中风电投资占比 37.30%。

  据公开资料显示,2014年末,公司董事会通过了非公开发行股票方案,拟募集25亿元资金,用于400 兆瓦高空风能发电项目。但直到非公开发行股票决议及授权有效期到期,因该高空发电项目仍迟迟没有拿到主管部门的批文,公司终止定增募资。

  2017年8月,安徽省发改委批复同意中路股份在该省宣城市绩溪县建设高空风能发电项目,以“先行示范,陆续推广”为原则,同意按装机容量100兆瓦一次规划,分期实施。

  据《华夏时报》记者了解,截至2019年6月18日项目共投入约 1912万元,占整个项目概算的10.93%。根据原计划,绩溪高空风能发电一期项目会在2020年3月完工,就目前来看,这一计划没有按期完成的可能。

  如今,自中路股份收购高空风能以来,几年过去了,据最新年报显示,截至2019年12月31日,高空风能实现销售收入0万元,营业利润-2673.93万元,净利润-2674.04万元。

  就在不久前,公司称因面临各种实际困难,绩溪高空风能项目的建设目前已经基本处于停顿状态。

  时至今年4月18日,中路股份又发布非公开发行 A 股股票预案称,公司为摆脱主业疲软的现状,亟需寻找新的利润增长点。在此背景下,公司本次拟募集资金 9.50 亿 元,用于 100 兆瓦高空风能发电项目,项目完成后将成为公司未来的利润增长点。

  《华夏时报》记者发现,这一次募集资金将继续用于建设高空风能绩溪发电站项目。

  公司称,根据初步测算,绩溪中路 100MW 高空风能发电项目财务内部收益率约12.00%,投资回收期约为 7.36 年,具有良好的经济效益。本次募投项目建成投产并网发电后,上市公司盈利能力将得到显著改善,对每股收益和净资产收益率的增厚效果明显,将为上市公司股东带来良好回报。

  然而,上海一位长期关注公司股票的投资者李丽霞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中路股份高空风能发电的故事已经讲了很久,上一次也是如此表示,但投资者从没有看到回报,如今又旧事重提,狼来的故事讲多了,也就没意思了。

  重重困境之下,控股公司还被上交所予以监管关注。4月13日,上交所披露监管措施决定,对中路股份控股股东上海中路(集团)有限公司予以监管关注。

  经上交所查明,截至2019年12月12日,中路集团公司13153.0734万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40.92%。上述股份中,68.2617万股为二级市场增持所得,其余来自于协议转让所得。

  2018年3月27日,因与李达等人股权转让纠纷案,中路集团所持的762万股于2018年被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冻结,占公司总股本的2.37%。2019年7月30日,李达等当事人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同年11月28日,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作出强制执行裁定,中路集团已于当日知悉该事项。

  2019年12月17日,公司披露公告称,据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协助执行通知书显示,中路集团前期被司法冻结的762万股公司股份中的300万股被调整为不限制卖出,占总股本的0.93%。2019年12月13日与16日,法院根据李达等人提出的强制执行申请,分别通过集中竞价方式卖出中路集团持有的1万股和50万股公司股份。公告同时提示,剩余股份存在继续被执行卖出的风险。

  2019年12月27日,公司披露公告称,2019年12月18日至27日期间,法院根据上述强制执行申请,继续通过集中竞价方式卖出中路集团持有的剩余249万股公司股份。至此,中路集团持有的300万股不限制卖出的冻结股份已全部执行完毕。

  上交所表示,上市公司控股股东发生股份减持行为,应当提前15个交易日公告减持计划。

  但公司控股股东中路集团在2019年11月28日已知悉法院作出强制执行裁定,被冻结股份将被卖出的情况下,并未及时履行预披露义务,直至司法强制执行后,才就上述股份减持结果对外披露,或仅仅提示后续继续执行卖出的风险,信息披露不及时,合计违规数量300万股,达公司总股本的0.93%,数量较大。

  上交所称,中路集团的上述行为违反了中国证监会《上市公司股东、董监高减持股份的若干规定》《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公司股东及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减持股份实施细则》和《上海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有关规定。考虑到中路集团本次减持系法院强制执行卖出,可酌情予以考虑。

Tags: 自行车 

广告位
    广告位
    广告位

标签云

站点信息

  • 文章统计29篇文章
  • 标签管理标签云
  • 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